新闻中心

左倾文人曹聚仁意外成了蒋介石与北京间的密使,即使一起牵手走在路上被人看见也只会有羡慕

左倾文人曹聚仁意外成了蒋介石与北京间的密使,即使一起牵手走在路上被人看见也只会有羡慕。怀念又有什么用,我们已回不到从前

退踞台湾的蒋介石,挂念的恐怕还是老家与祖坟安危,50年代中期,不少传言说蒋家故居和祖坟已遭铲平,蒋介石寝食难安。

时间:2016-07-29 15:05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不过1956年春,蒋介石收到一封中共中央透过在港的章士钊代转的信,信中提出进行第三次国共合作及完成统一大业的设想。并强调,“奉化之墓庐依然,溪口之花草无恙”,无疑打动了蒋介石的心。

我还没真正的想过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种说不清道不明、陌生却又看似“暧昧”的关系,足以让人纠缠不休。我以为我们会像恋人的关系一般亲近,即使一起牵手走在路上被人看见也只会有羡慕,
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感觉,但我却想错了。我们走在一起,你却从未牵过我的手,
更没同意我主动牵你的手,每次想要握紧你的手,你总是事先知情一样看了我一眼,
提示我不要这样做,这让我觉得你很冷漠。对待你身边的我,为什么我总像一个傻子一样跟在你身后,而你却像是从未发觉我的存在一般,这种感觉经常叫我难堪。

左倾文人曹聚仁意外成了蒋介石与北京间的密使,与蒋经国在赣南时期即有交情的曹聚仁,早于1955年间三度写信给蒋经国,但两蒋当时并无回应。由于考虑到曹聚仁与周恩来、邵力子的交情,因此蒋经国辗转转达老蒋想法,并盼曹聚仁亲赴北京了解其中虚实。

我只想有个可以主动牵我手的人,即使我经常躲在你身后,你也会拉着我的手,不让我在这混乱的街上走失,可这一切只是我对于我们之间存在的一种幻想。我期待像别人那样简单真诚的爱情,但往往这一切并不如我所愿。我常常回想,是因为我自身的问题还是我们真的只适合这个的陌生的关系相互陪伴。

曹聚仁事后透过媒体放话,第三次国共合作不是招降,而是彼此商谈,“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都是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