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活动

火的意象等,美丽的山河莽莽的兴安岭上有一座美丽的山

火的意象等,美丽的山河莽莽的兴安岭上有一座美丽的山。美丽的山河莽莽的兴安岭上有一座美丽的山,那就是神山圣水的阿尔山,展现林海雪原的魅力,捧出天池神泉的乐园,沐浴人们善良的心灵,挺起草原宽厚的身板。辽阔的科尔沁里有一条美丽的河,那就是柔情百转的洮儿河,流淌在世代牧人的心窝,滋润富饶兴安的绿色,生长神奇动人的传说,奔腾豪放勇敢的性格。美丽的山河,生我养我的家园幸福快乐,大好的河山,我想我爱的故乡举世称贺。


要:《铸剑》这篇小说原名为《眉间尺》,讲的是眉间尺为父莫邪报仇的故事,在这篇小说中作者描写了很多种意象,例如水的意象,火的意象等,虽然这些意象是单独的个体但是作者仍巧妙地将他们联系在一起。本文将从“火”与“水”的相溶,仇恨的相溶,剑与人的相溶等方面来探讨铸剑这篇小说中的意象群。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铸剑;融合;意象
作者简介:张镤月,女,汉族,辽宁省辽阳人,沈阳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4-0-01
一、火与水的结合
鲁迅先生善于两种极致意象加以融合,在《铸剑》中,“水”和“火”是同时出现的,两者巧妙地构成了奇特的“水”、“火”交融的艺术形象。
雌雄双剑上的“火”与“水”
剑的铸成注定要经过火的锻造,在神剑出炉的那一刻,莫邪将“井华水”慢慢的浇在剑上,在这里“水”不仅仅是和“火”一起合力铸成了剑,而所铸成的剑的本身也是水的结晶――冰。这把剑中既有了火的热度,也有了冰的冷度。而拿着这把剑去复仇的人身上既有如火一样的恨意也有如冰一样的决心。
眉间尺身上火与水的相溶
水与火本身是相互冲突的,他们所代表的意象也不相同。“火”是一种豪气,而“水”是一种秀气,眉间尺是鲁迅笔下一个既有豪气又很秀气的少年英雄形象。
在故事的开始眉间尺的性格就如水一样,“水”就像是眉间尺性格中难以跨过的那股阻力,16岁之前的眉间尺在对待事情上还是犹犹豫豫的,就连一只小老鼠他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弄死。他的母亲也说“你从此要改变你的优柔的性情,用这剑报仇去!”
而“火”就是眉间尺16岁之后的性格特点了,听到母亲说要报父仇时“眉间尺忽然全身都如烧着猛火,自己觉得每一枝毛发上都仿佛闪出火星来。他的双拳,在暗中捏得格格地作响。”
“火”是复仇与死亡的烈火,也是爱与血的象征,是眉间尺报仇的决心也是他成长的标志。“水”是眉间尺成长中的阻力也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它可以洗涤人的心灵帮大家找到一个新的世界。鲁迅先生将火与水的结合正是眉间尺成长的一个过程,神剑是火与水的结合,眉间尺也是火与水的演绎。
二、剑人合一
在出发之前眉间尺的母亲特意给他做了一件青衣来使剑不至太过暴露,这个时候在外形上剑与人已经开始融为一体。
剑是眉间尺报仇的工具,报仇是眉间尺唯一的目标和意识,在报仇的这条路上二者缺一不可。16年前这把剑便在眉间尺母亲的手里,可是她却一直在等儿子长大成人。王的手里有锋利无比的雌剑也唯有这把雄剑可以与之匹敌。这个时候已经形成了一种剑人合一的境界。
当穿着青衣的黑色人宴之敖背着那把透明的长剑带着眉间尺的头颅走向皇宫时,他带走的不止是剑还有复仇的决心。就这样带着对眉间尺的承诺,带着天下人的仇恨,宴之敖义无反顾的走上了报仇这条不归路。
鲁迅为自己取得第一个笔名为“会稽戛剑生”,而《铸剑》就是鲁迅将剑与人融合在一起而编织的一个复仇梦。
三、超越自我的仇恨
《铸剑》是一个复仇的梦,那么这个仇恨到底是谁的?莫邪死前嘱咐妻子要为自己报仇,眉间尺的母亲忍辱负重16年育子为夫报仇,眉间尺改了性子为父报仇,这些仇恨是属于血亲之间的复仇,是应该的复仇。那么宴之敖一个外人,与这场仇恨毫无关系,他为什么要为眉间尺报仇。“我一向认识你的父亲,也如一向认识你一样。但我要报仇,却并不为此。聪明的孩子,告诉你罢。你还不知道么,我怎么地善于报仇。你的就是我的;他也就是我。我的魂灵上是有这么多的,人我所加的伤,我已经憎恶了我自己!”
“你的就是我的,他的就是我的。这个时候宴之敖已将仇恨都融合在一起了,仇恨是不分你我的,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个人行为的复仇一下子就升华了,这是一种超越自我的复仇。
“‘你么?你肯给我报仇么,义士?’ ‘阿,你不要用这称呼来冤枉我。’
‘那么,你同情于我们孤儿寡妇?’
‘唉,孩子,你再不要提这些受了污辱的名称。仗义,同情,那些东西,先前曾经干净过,现在却都成了放鬼债的资本。我的心里全没有你所谓的那些。我只不过要给你报仇!’”
四、三个头的融合 王的惩罚与折磨
“啊呀!我的大王呀!”王后,妃子,老臣,以至太监之类,都放声哭起来。但不久就陆续停止了,因为武士又捞起了一个同样的头骨。
为了报仇宴之敖在砍下王的头之后也把自己的头砍下来加入了这场战斗中,在王头断气之后眉间尺和宴之敖也沉入了鼎底。当大臣们想将王的头捞出来安葬是才发现三个人头只剩下骨头,头发与血肉早已纠缠在一起无法辨别了。这时候戏剧的一幕发生了,无论是“宠妃”也好,“忠臣”也罢,就连每天给王梳头的近侍也没人能分辨出来那一个是王的头。这对王说是一种讽刺与悲哀,自己的残暴换来的只有虚伪,偌大的宫廷没有自己熟知的人,平日里的忠诚与恩爱只不过是一种假象。
另一方面来说眉间尺约宴之敖恨及了王,王即便是死了也与他们融在一起,永远无法解脱自己,要永远带着这种恨意,这是一种惩罚,一种谴责,无法救赎。
复仇者的耻辱
“百姓都跪下去,祭桌便一列一列地在人丛中出现。几个义民很忠愤,咽着泪,怕那两个大逆不道的逆贼的魂灵,此时也和王一同享受祭礼,然而也无法可施。”
眉间尺和宴之敖终于杀了王报了仇,可是后却与自己的仇人相融在一起,虽然这是王的一种永远的惩罚,但是在接受百姓祭拜是也是一种对英雄的讽刺。尤其是宴之敖,在他的心里这些人都是满口的仁义道德,自己看不起这种愚忠的人,可是后却要被当做王接受万民的朝拜,这对于眉间尺和宴之敖说是一种侮辱。
鲁迅的《铸剑》由复仇、行侠、魂化三个部分组成。复仇故事的故事中眉间尺形成了性格上由水到火的转变,是水与火的相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