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活动

到后山的时候,我一定会成功

韩国明星Rain的成功励志之路

“叶华金,别说你壮我就怕你,告诉你,哥我认定的女人,这辈子你连想都别想了。打一架算什么,我一架就把你打残了,你不会再有以后。”

他出生于韩国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母亲是邮政局的一位普通职工,他还有一个妹妹。由于家庭贫穷,母亲从小就对他给予了很大希望。

“伍建华,这一架你没把我打趴下,那趴下的人就是你了。”

但他却是一个很不自信的人。上小学的时候,他甚至从没有上课回答过一个问题。有一次,学校组织学生进行游泳比赛,他就站在河床边,战战栗栗地不敢向前一步。

“谁不来谁是孙子,主动退出。”

母亲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生气。尽管她刚做了一次手术,身体孱弱,她还是把孩子带到河边,指着滔滔河水说:“跳下去。”他吓得赶紧往后退:“我没练过游泳,我怕。”母亲拍着他的肩膀,耐心地说:“孩子,你要明白,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不能成功,就是因为被经验束缚了手脚。我也不会游泳,但凭着自己的勇气和恒心,我一定会成功。”说着,脱下鞋子,跳进了水中。

那天,我们约好了,放学后在后山打一架。

他的心立刻像弦一样绷得紧紧,1秒钟、2秒钟……5秒钟,勇敢的母亲在被水连呛了几次后,竟然奇迹般地浮了起来。

放学后,通学生从正门出去,我从侧门溜出去,到后山的时候,你叫的人马已经列队等候。

“那么孩子,你现在的梦想是什么?”母亲湿淋淋地走上来说。

“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你一个人想打我十二个人?”

他毫不犹豫地说:“我要考大学,找个好工作。”母亲欣慰地点点头,接着语重心长地说:“那么孩子,你要为之努力了,让你的梦想和勇气每天壮大一点点。”

“别废话了,我一拥而上把你剁成肉饼。”

他含着热泪点了点头。

铁棍,砍刀……

17岁那年,他和3个同学去漂流。不料,途中遭遇了一场暴风雨,湍急的河水很快使他们的橡皮艇偏离了原来的航线,向左边的一条支河奔去。几个同学都吓哭了,有一个同学是本地人,更是大声尖叫起来:“前面是乱石岗,怎么办呢?”他却沉着冷静地指挥着另一个同学操纵着船桨使劲往岸边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脱离了危险。后来有同学问他:“面对生死边沿,你不害怕么?”他无畏地说:“我不怕,因为我有梦想和勇气。”

“来,为这一架走一个?”那天的铁棍和砍刀的声音才刚刚碰出来,就好像我和伍建华现在手里抓的两个酒瓶碰在一起。

18岁,他认识了既是“JYP经纪公司”领导者,同时也是音乐资深制作人的朴轸永,当他把这一消息告诉母亲时,母亲问:“孩子,那么你现在的梦想是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做亚洲顶级的艺人。”但是母亲却没法看到他实现愿望,不久后就在医院去世了,而她留给孩子的后一句话就是:“照顾妹妹,好好实现你的梦想。”

“走就走,来,不喝完的人主动退出。”

母亲的去世对他打击很大,他不止一次跪在母亲的遗像前发誓:“要拼命练习,成为一流歌手。”

我一口酒刚流入口中,又喷了出来:“还比啊?”

2002年,他推出一张个人专辑,就囊括了几乎全韩国媒体新人奖项,之后他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多次参加亚洲巡回演出,广受人们喜爱。

“那是,这一架没打完呢。”伍建华这玩笑开的,我们早就放弃月华了,就在那一架之后。

他就是不久前在“第45届储蓄之日”上荣获总统勋章的RAIN.如今,他更是以强有力的精湛舞蹈和清新的音乐风格成为年轻人心目中的“天王”。

“还记得后来的事么?”伍建华问我。

在回顾成长之路时,他百感交集地说:“母亲从小就教导我,要成功,靠的不是经验。我一直都牢牢记得,并在为之努力,不为别的,只为让梦想每天可以壮大一点点。所以每一年,母亲问我的梦想,我都有不同的回答,我坚持下来了,所以成功了。”

“我敢只身过来,就捏准了你那帮孙子没胆量砍我。”我笑了,九年前我们都还上高三,谁敢真把人打出人命。

奥运冠军孙杨的成长励志故事胡歌的励志故事:什么都不能阻挡他重回巅峰

伍建华叹一口气:“可是你小子不一样啊,不但只身应战,还夺了我的刀,我那几个痞子一看到血,都靠不住了,一开始我还真想就吓唬吓唬你,没想到反被你给吓跑了。”

我回敬他一下:“扯淡痞子,我轻轻划了自己一刀还真把你们吓住了,我要是再追着你们砍,指不定我也进去了,呵……”

“哎呀,当年我是输在勇气啊。”伍建华抓起一瓶新开的酒就往嘴里灌,又停下来,“不对,我还输在计谋,那是你的计谋对不对?”

“计谋也好,勇气也好,反正我赢了你和输给你一个结果。”我略微笑了,那一架,我夺过他的砍刀,要是真往他们身上招呼,我就算赢了也见不到月华,我计划好的,先砍了自己,如果他们还不撤的话,再跟他们玩命。

“人家说战场斗智斗勇,你一个人来,不管刀口是谁下的,我们跑和不跑都说不过去,而我一转身的那一刻,就注定你是这场战争的赢家。”伍建华举起酒瓶,“高,打不过你,比也比不过你,这个扯淡的青春,扯淡的爱情。”伍建华嘿嘿嘿地笑了。

我也傻傻地笑了。“输赢只是我们之间,在月华面前,我们都输了。”

“是啊。”伍建华问我:“她是不是也跟你说‘她不是我们争夺的胜利品’?”

“差不多吧,反正她不喜欢我们这样的混混。”我慢慢躺下去,双手反上,垫在脑后。

我躺下去,耳边又浮现月华说的那句话:“打架的都是流氓,我不喜欢堕落的青年。”

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消失的臭骂。在她眼里,我是堕落的青年。

“那我才是混混啊,你连混混都算不上,怎么把你也算上了呢?”伍建华一幅贼笑的脸,吞了一口酒,也躺了下来。

“女孩子嘛,就觉得打架的都是坏蛋吧。”想到青春,那时候的月华,甜美,清纯,想着想着,我也笑了。

“瞎扯,好歹你是应战,是你先喜欢上的她,你们高一同班,我高二转学过来,刚好你们分了班级,我是后面才跟她同班,说起来我算是爱情小偷啦。”伍建华好像很得意,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也算是你没把握好,守紧了,我也没机会啊。”

“狗屁的爱情,估计那时候连爱情是什么都还没搞懂,就学过写这两个字。”

伍建华冒了一句:“也对,发育还没完全的我们。”

我正好顺着他的话:“所以啊,我们都属于那种混混。要是我们真的爱她,又怎么会把她推出来做赌注,万一输了呢?混混就是混混。”对于月华,我找不到更好的理由说放手,承认自己是混混,或许还算给自己找了一条后路。

“你现在是放下了才这样说吧”,伍建华突然坐了起来,“对了,我特别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还是分开了?”

“忘了。”伍建华不会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

那个年岁,不知天上地下,从来没有一句话真正能在心里激荡起一层凌波,是月华那个鄙视混混的眼神,让我觉得羞耻。后来我收起放纵的心,忘了伤口,也忘了那么痛的伤疤。

伍建华拿着一瓶酒沉默地喝着,夜空下,就只有他喉咙里发出的咕隆咕隆的声音。

我问他:“九年了,你还记得约架的时候吗?我用一根食指顶着你的胸膛,把你戳痛了没?”

伍建华白了我一眼,说:“弄丢了月华,我像挨了一次子弹穿膛,那么痛那么痛的痛我都挺住了,就你那软绵绵的力道,我早忘了。”

“这么厉害!”我忍不住笑出来。

“笑屁啊,倒是你呢,手上那么大的疤痕,没痛过?”伍建华掀起我的袖子。

我把啤酒从手臂上淋下:“你是挨了一次子弹穿膛的痛,我是没有麻药的条件下被摘除了心脏。”

伍建华把我右手里的瓶子拍走:“这酒我买的啊,要钱啊,心疼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